top of page
  • Kai Hui Wong

穿梭限行都市的回馈之心:记周五送餐骑士

本文原刊载于《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20676



「现在很多人没有了工作,很多店不可以开门,他们也没有收入。我想我们可以把我们所获的分享给其他人,至少可以帮到一些人,为社会做些事情。 之前有个大学讲师在电视节目上说我们这些送餐员做的是没尊严的工作。但我想我们可以证明,我们不只是有尊严,我们也能够为这个社会奉献……」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马来西亚落实行动限制令已四周,城市原本繁忙的马路上车辆屈指可数,惟送餐骑士的摩托每日仍然繁忙地穿梭。


上星期五的早晨10点,八打灵再也某购物商场门口,从四面八方前来的送餐骑士开始缓缓地聚集。


这并不是因为这有哪个热门餐厅订单很多,而是这一群热心的送餐骑士正准备到吉隆坡免费派送食物。


这群限行令底下的送餐骑士,除了工作赚取收入,也不忘回馈社会,开始自主集资,为首都吉隆坡的街友与贫穷户送暖。


这项活动的幕后推手就是一名全职的熊猫骑士菲达吾斯(Mohd Firdaus Abd Hamid,见下图)。限行令开始之时,菲达吾斯担心其他前线人员饿肚子,以及最贫困无援的人如何维持生活。



他开始在送餐熊猫(FoodPanda)骑士社群里询问朋友,号召愿意参与者每人捐出10令吉,准备在限行期的每个星期五送暖。最初,他们先是给前线人员送免费食物,后来才转而协助街友及贫穷家庭。


“那时候,我们在短短四个小时就筹集到了615令吉,其中有的人捐5令吉,也有人捐10令吉,也有者捐了更多。”


他接着分享说,送餐骑士第一次的行动是给限行期的前线工作者,当时送了超过100份晚餐。那天是行动限制令才刚刚开始的第一天——3月18日。


跨平台骑士携手送暖


送暖计划最初由菲达吾斯和几名熊猫骑士推动,当这群熊猫骑士聚集在马大医院送免费食物时,引起碰巧路过的GrabFood骑士埃米尔(Mohamad Amer Rezwan Jamil,见下图)的好奇。


他调头回去一探究竟之后,搭起了合作的桥梁。



埃米尔透过其他骑士朋友,打探到菲达吾斯的联络方式。两人讨论之后都乐意合作,埃米尔也开始在骑士的WhatsApp群组开始召集,最终促成了跨送餐平台的骑士共同合作的送暖计划。


4月10日这天已第4次行动,现身送暖的骑士共有35人,其中19人是GrabFood骑士,而16人是熊猫骑士。


据观察,参与的送餐骑士以马来裔居多。菲达吾斯说,许多穆斯林熊猫骑士星期五上午都不会排班,因为那是周五祈祷的时段。


惟如今政府已下令禁止到清真寺集体祈祷,许多送餐熊猫也都在周五有空档,因此选在每逢星期五恰恰好。


实作经验中不断调整


有别于大型非政府组织较有系统性的援助规划,骑士送暖行动是个相对松散的组织状态。


这项计划的运作随着实际落实的经验,不断地修正及调整。


菲达吾斯提到,最初他们是到医院和路障设置点给前线的人员送饭,后来发现他们并不缺物资,就改给贫穷家庭购买白米和其他烹饪食材,随后又转而开始购买熟食派送。


他说,上一回的行动中准备了150份熟食,却发现不够分,因此他们大幅增加到600份食物。



骑士们采自愿自发参与的参与,捐献者并无强制必须参与派送,因此菲达吾斯及埃米尔其实无法肯定当日协助派送食物的骑士人数。


送暖计划的促成,全凭骑士社群之间信任关系,他们即没有清楚的成员名单,也没有设立专属的银行账户。


埃米尔也向《当今大马》分享说,GrabFood骑士是直接将捐款转账到他的个人账户,再由他转交给菲达吾斯去购买食物。


“我们GrabFood骑士这里目前收集到大约700令吉,今天使用了300令吉,其余的款项将会用在下一次的活动。我们预计在整个限行期间,每星期五都会做这样的活动。”


多元的自主参与方式


骑士参与送暖也不仅止于掏钱集资,来自不同背景的骑士也发展出独特的贡献方式。


比诺(Bino)原本在八打灵再也双溪威(Sungai Way)开设摩托车出租公司,身为老板的他同时也兼职做送餐熊猫。限行令实施后,他的生意也难以幸免地一落千丈,他因而转为全职的送餐熊猫。


他这次除了参与送暖行动,也主动提供所有参与的骑士“1令吉洗摩托”服务,欢迎所有参与送暖的骑士到他的店里清洗摩托。


记者跟随采访的这天,有的骑士并没有捐款购买食物,只是前来献力协助派发;更有的骑士亲自下厨准备食物,带来与其他骑士一起去免费派送。


28岁的伊尔凡(Irfan,见下图)和他的弟弟两人都是GrabFood骑士。他告诉《当今大马》说,虽然他并无参与集资活动,但他动员自己的家人一起烹煮了54份食物。



“我的妻子,还有爸爸和妈妈都一起帮忙煮食物。”伊尔凡打开他的鲜绿色GrabFood送餐箱子,给记者看看他自己带来的盒装食物。


“我们昨晚9点开始煮,大概凌晨、3点才完成,今天凌晨5点包好这些食物。我们做了Roti Arab、咖喱鸡、沙丁鱼还有一些蔬菜。”


25岁的熊猫骑士雅妮(Yanni,见下图)这天没有骑着摩托前来,她反倒是开了一辆红色的本田轿车。



她是一名原本正在半工半读的学生,原本从事食品供应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相关工作,她对于社区关怀工作颇有热忱。


2020年3月中旬限行令开始后,雅妮才刚刚成为一名熊猫骑士,投入送餐工作。


她告诉《当今大马》说,她知道这些送暖活动时已错过本周的交款期限,因此她决定开车来帮忙运送饮料。


“由于我是刚刚才加入,我之前都不知道有集资活动。我发现自己没捐钱,所以我今天决定开车过来帮忙载东西。”


“我们知道,前线工作者已获得了资源,已有人捐献给他们了。”


“但是,这些都市里的街友,谁会去靠近他们帮助他们?所以,我们这个骑士社群是想要借此机会,去付出我们能够付出的。这是我对于这项活动的理解。”



行动限制令颁布以来,最初不少非政府组织或民间团体自发地行动,协助社会边缘弱势群体,包括赤贫者、贫穷家庭、街友、移工、无国籍者、难民及原住民等不同群体。


惟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后来宣布,政府不允许非政府组织的随意移动派发物资。然而,此政令招来诸多质疑,数天之后又再改为“有条件允准”公民组织援助弱势群体。


无论如何,送餐服务属于行动限制令下的“关键服务”,骑士本就获准继续在各个地区移动,而这些骑士送暖的活动,其实并无事先向警方报告或申请。


4月10日的周五早晨,由于负责运载食物的车子因遇到警察路障而延迟抵达,这一大批送餐骑士在购物商场外的马路边集合,并聚集等待许久。



菲达吾斯指出,购物商场管理层因而误解他们在群聚,向邻近警局通报投诉,招来数名警员劝导要求他们尽快解散。


当警察出现,菲达吾斯和埃米尔上前解释,并指挥这些骑士快速地刚送抵的食物塞进各别的送餐箱,大家套上安全帽就浩浩荡荡地离开了集合地点。


为了避免警方再度以“不得群聚”为由阻扰送餐计划,他们由八打灵再也进入吉隆坡地区前,又再马路旁的天桥下停下集合,数名意见领袖在一边商议对策。


他们后最终决定分头行事,拆分为两支队伍,到吉隆坡市区的不同地区派食。


随后,这批送餐骑士呼啸从在军警路障旁边经过,由雪州八打灵再也进入吉隆坡。



星期五中午的吉隆坡,显得车辆稀少和宁静,街上也几乎没有行人。这个送暖计划其实也没有确切的接收者名单,全凭着骑士对弱势群体分布位置的印象而定。


送餐骑士每日穿梭在市区之中,对于哪个角落是富人社群,而哪些角落是贫穷人家都了如指掌。


骑士在都市丛林里面打游击般窜动,哪个巴士站后面、哪个药妆店门前、哪个遮荫处有街友居住,他们都非常熟悉,能骑着摩托轻巧地快闪移动送食物。


当车队来到需要转弯处,骑士们会举起一只手挥动示意其他人“这里要转弯”,也会有骑士主动停在转角处指挥,确保所有队员没有脱队。


雅妮的红色轿车则闪着双信号等,缓慢地行驶,押后保护这批送暖骑士。她也不时地停下,让骑士从她的车后厢补充饮料。


骑士与街友接触的时间甚短,双方没有过多的互动交流。


骑士仅是送上餐盒,问问他是否需要喝的,递上饮料后又快速地离开。街友多数只是领取食物点点头,有的则说声谢谢又回到自己的位置。



当其他骑士向街友送食物的时候,熊猫骑士爱莎(Aisyah,见上图左)似乎四处张望地像在寻找什么。


“市区很多餐馆都关闭了,流浪猫也不知道去哪了,没看见猫咪了。”


她是一名19岁的年轻兼职骑士,她的正职是在KLCC的餐馆打工。


她告诉记者说,她平日送餐时摩托车里也会放一些猫粮,她看见街边的野猫也会请它们吃一餐。


送暖活动的最后一站,来到秋杰地区的两排店屋中间,店屋楼上的住宅看起来是众多移民及移工社群居住。



只见骑士们拐进这排店屋之后,他们纷纷鸣笛呼唤楼上的住户。不久后,各种不同肤色的居民开始快步地奔下楼。


居民有的打着赤膊,有的围着沙龙,有的则穿着宽松的睡袍。他们有的戴上布制的口罩,有的则是将头巾包着脸部充当口罩,下楼迅速领取食物后,又匆匆上楼回到住处。


不过,组屋也有不少住户只是好奇地在阳台张望,或拿出手机拍照录影,或向骑士们挥挥手,并无下楼领取食物。



超过600份食物,在两支送暖队伍的合作下,大约两小时之内就已派送完毕。


所有骑士们清空了自己的送餐箱之后,大家开心地欢呼鼓掌谢谢彼此的参与,场面颇为激昂热闹。


“对我来说,我们这些GrabFood或送餐熊猫,我们现在还能工作,还可以自由行动,也有收入,”埃米尔告诉记者说。


“现在很多人没有了工作,很多店不可以开门,他们也没有收入。”


“我想我们可以把我们所获的,分享给其他人,至少可以帮到一些人,可以为社会做些事情。”


“以前,有个大学讲师在电视节目上说,我们这些送餐员做的是没尊严的工作。但我想我们可以证明,我们不只是有尊严,我们也能够为这个社会奉献……”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