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ai Hui Wong

环评拔河战:大象马来貘的家,或彭王室的矿场?

本文原刊载于《当今大马》 :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79937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环评报告点出,这块森林地仍住着马来貘、亚洲象、马来熊、马来亚虎等等多种濒危野生动物,即便事后再填平及种植修复,采矿计划所造成的重大影响乃永恒且不可逆。

继彭亨珍尼湖毗邻的采矿活动引发关注后,如今又传彭亨而连突县瓜拉淡美岭(Kuala Tembeling)再有涉及王室的采矿计划。


这个铁矿计划与珍尼湖的采矿活动相似的是,两者皆与彭亨王室有关。受委负责执行采矿计划的公司,也同样是鑫鸿资源有限公司(Golden Prosperous Resources Sdn Bhd)。


这项铁矿开采计划占地 60.75公顷,相当于113个足球场的面积。



若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获批,原本是中央森林脊柱(CFS)的这块土地,将会砍伐清芭,夷为平地后开凿挖矿。


环评报告点出,这块森林地仍住着马来貘、亚洲象、马来熊、马来亚虎等等多种濒危野生动物,即便事后再填平及种植修复,采矿计划所造成的重大影响乃永恒且不可逆。


元首的妹妹掌开采权


大马环境局5月底公布的环评报告言明,这块土地编号Lot 15523的采矿执照持有者,是国家元首阿都拉的妹妹——东姑侬法蒂玛(Tengku Nong Fatimah binti Al-Marhum Sultan Haji Ahmad Shah)。


环评报告也指出,东姑侬法蒂玛是透过Sutera Manja私人有限公司,委任鑫鸿资源有限公司负责执行工程项目。


大马公司委员会(SSM)资料显示,东姑侬法蒂玛是Sutera Manja掌握70%股权的最大股东,其余3名股东各持有10%,全部都是王室成员。


至于负责执行计划的鑫鸿资源,则是2014年向大马公司委员会注册的“铝土矿采矿及贸易”公司。


2014年,邻国印尼禁止出口铝土矿之后,大马的开采业大幅增长,填补市场空缺。其中,彭亨关丹的铝土开采最为盛行,同时带来严重的空气及水污染问题。


2016年,大马联邦政府介入禁止铝土矿开采及出口。直到2019年,联邦政府设定更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后,此禁令才解除


鑫鸿资源回应《当今大马》询问时称,关于野生动物保育的相关问题,公司的环评顾问都已在报告中清楚解释。


“我们已透过专业咨询方在环评报告中阐明,而环评报告已清楚展示,并送交环境局以寻求批准。采矿计划的运作落实会受到政府时时监管。”


采矿执照7月底将过期


值得注意的是,环评的附件资料中,东姑侬法蒂玛所持有的“采矿租赁执照”(ML)有效期只有两年。文件显示,她在2019年7月25日拿到执照,预计今年7月24日到期。


环评报告中的工程落实时间表则显示,采矿计划预计在2021年8月开始伐林清地,而采矿到后期修复等流程估计直到2023年6月才结束。


换言之,现有的采矿执照虽然将在今年7月底过期,但铁矿开采计划却是今年8月才要初步开始。


土地及矿务属于州政府管辖范围,采矿租赁权是由彭亨州政府所批准。


《2011-2020年而连突县地方规划蓝图》中,这块土地所规划的用途仍是“森林”。


州政府已撤森林保留地位


这块 60.75公顷的土地原本属于宋森林保留地(Som Forest Reserve),也是大马半岛的中央森林脊柱的一部分。国家规划蓝图中,中央森林脊柱属于“环境敏感区”。


不过,彭亨州政府已在2019年6月18日宪报,撤除这块土地的森林保留地位,它目前已转为州政府土地。


即便如此,环评指出《2011-2020年而连突县地方规划蓝图》中,这块地所规划的用途仍然是“森林”,尚未变更土地用途规划。


《国家规划蓝图2》的资料显示,大马半岛的森林逐年减少及破碎化。


从上述《国家规划蓝图2》的图表清楚可见,马来半岛的森林面积不断减少之外,也逐渐地破碎化(fragmented)。


随着森林开发为道路、种植园或其他发展项目,野生动物自然栖息地遭割碎,进而引发更多的野生动物与人类之间的冲突。


比方说,老虎及大象可能跑到种植园或人类居住地。至于马来貘或猿猴等等,则可能在越过马路时遭撞死等等。



环评报告阐明,采矿计划将森林铲除并建造矿场,会直接或间接地冲击野生动物,因为当地的野生动物将“完全失去自然栖息地”。


“大型及中型的野生动物将被迫逃去其他可能的栖息地或森林区,以找寻食物和家园。至于小型的哺乳类则永久地失去食物粮食来源地。”


“由于工作地区和采矿地区大部分都是宋森林保留地(Hutan Rizab Som)原有的森林地,因此采矿计划将会带来显著的影响。”


白掌長臂猿是完全受保护动物,通常以小群的方式聚居。


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分为两个保护等级,即完全受保护动物( totally protected, TP )及受保护动物(protected, P)。


环境评估的工作,包括调查及记录这块即将开发的土地,目前的物种情况,并依据《2010年野生动物保护法令》,还有大马及国际的濒危动物红色名录,来确认物种的受保护情况。


研究团队在此区发现了15种完全受保护及11种保护哺乳类动物。


其中包括马来貘、马来熊、马来亚虎、豹、豹猫、亚洲象、树鼩、白掌長臂猿、巨松鼠、斑臀巨松鼠、丽松鼠、大灵猫、短尾獴、云豹及水鹿。


环评报告强调,最重要且亟需密切关注的是大象与马来貘,因为田野调查时发现它们在此区相当常见。


“根据田野调查中所记录的粪便分布情况,以及大部分为马来貘的脚印踪迹,可总结出大象和马来貘在这个计划的区域内属于常见。”


至于鸟类方面,则发现了117种完全受保护鸟类以及13种受保护鸟类。


植物方面,则没有发现《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或大马植物红色名录的任何濒危物种。



环评预见人与象冲突


这块总面积60.75公顷的土地之中,55.14公顷或超过9成的土地会清除森林,其余5.61公顷则是不会伐林的缓冲区。


研究团队观察到,尽管附近的铁矿场仍在运作,但此处依然可以发现野生大象出没觅食的痕迹。


“这很可能是因为这项采矿计划地点的西部已转为种植园,栽种油棕树及香蕉树。”


“继续开发和清除森林,估计将会逼迫这些受保护的物种进一步地迁移离开,有的则可能将会移往附近的种植园和住宅区。”


“这就是典型必须避免造成人象冲突的情况。”


环评也强调,宋森林保留地原本就已知是濒危动物的栖息和活动之地,包括《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的极度濒危(CR)动物马来亚虎。这座森林也是其他濒危动物有大象、马来貘、马来熊,上百种濒危鸟类的家园。


马来亚虎属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濒危等级最高的“极度濒危”(CR),而中央脊柱森林是它们的栖息地。


开发恐破坏重要盐窝


野生动物通常会在“盐窝”(salt lick)中舔食自然环境中沉积的矿物质盐,以获得必要的营养,如钙、镁、钠和锌等等。


在采矿区以南的大约500米处,研究团队发现了宋森林保留地之中一块重要的盐窝,它是各类野生动物的习惯群聚舔盐的重要自然资源。


“从录影研究中发现,这块盐窝经常有一大群大象、马来貘及马来熊前来造访。这块盐窝,是宋森林保留地中各种野生动物的关键资源。”


环评也指出,若附近的自然环境遭开发,不仅会改变这个区域的地理结构,也将让盐窝的品质恶化。


野生动物如大象需要舔舐自然环境中的盐窝,获取所需的矿物质。


破坏无可避免且难以减害


这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是由鑫源所委托Garuda Samudera咨询及服务有限公司(Garuda Samudera Consultancy And Services )负责制作撰写。


除了研究对野生动物及森林环境的影响,环评也研究了环境影响如空气污染、声音污染、地上及地下水质污染等等。


针对其他环境影响,报告中提出不少减害措施规划。然而,当提到失去自然栖息地及流失物种方面,环评坦言“难以减害”。


“清地和采矿这两个主要活动,带来最关键的影响就是失去自然栖息地,这无法减害,而且是永恒的失去。”


“至于失去物种方面,(我们)也无法提供妥当的减害措施,除了尝试减少工作范围,确保工作区域没有野生动物移动。”


“当发现任何濒危野生动物出没,必须向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与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报告。”


促野生动物局监管情况


环评报告也写明,虽然难免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但执行计划前仍应提出“野生动物管理计划”(WMP),交由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与国家公园局决定是否批准。


这份“野生动物管理计划”必须列明所有野生动物相关的监督计划和抢救计划。


报告也建议,采矿计划执行时应成立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与国家公园局的监管的“野生动物监督队”(WMT),以处理任何涉及野生动物出没或冲突事件。


环评报告也强调,政府必须严厉防堵承包商、工地工人、村民非法猎捕森林里的野生动物,且须向工人宣导野生动物保育及非法猎捕的法律惩处等。



须顺时针分阶段开发


环评报告也建议设定“野生动物与人冲突的管理策略”。


“野生动物与人的冲突,可以透过诱导回野生环境,或是辅助迁移(translocation)方式减害。”


“辅助迁移是最后一步,只在极其严重的冲突情况下使用。”


“由于野生动物的辅助迁移成本非常高,因此早期的评估非常重要。”


环评报告认为,采矿计划中清除森林、建造道路、开凿挖矿及处理矿石等等工作,应分区分阶段进行。


铁矿场的西边已开发为种植园。因此,环评建议从应从西侧开始往内清除森林,在分阶段顺时针往南,盼能让野生动物缓缓迁移到较密集的森林区。


环评建议,清除森林时应分阶段且依照特定方向,以便让大象及马来貘等等大型哺乳类,可以缓缓地从采矿地点,迁往更密集的森林区移动。


“清地应该从西边的边界开始,往中间,再接着分阶段地往北、往东北、往东、往东南、往南。这能确保大型哺乳类,尤其是大象和马来貘缓缓地从矿场地段移出,前往更茂密的森林区。”


“这能缓缓地将大型哺乳类原有的走道,改到新的走道。惟这不会阻止他们造访位于采矿区南边约500米的盐窝。”


为了避免大象等等踏进矿区或附近的种植园,环评报告认为,园主或矿场营运者可与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与国家公园局商议后,建造深达6英尺的沟壕或通电篱笆。


“电篱笆其实不具实质障碍作用,更多只发挥吓阻作用。要知道,若大象决意通过,它仍可以通过。”


“电篱笆和沟壕的效果并不单独取决于设计、建造或电压程度,它必须配合主动地保护和修缮。意思是,须派出野生动物监督队来维护,并监督矿区及工作区域的野生动物移动情况。”



需谨慎防止水土流失


除了失去森林栖息地和可能流失物种,环评报告指砍伐森林和开凿土地的活动,也将会出现尘土飞扬、地表流水增加、水土流失等等问题。


“铲除森林和挖凿矿物会将大片土曝露,进而发生水土流失。附近河流的沉积物增多不仅会导致河流的承载量(conveyance capacities),也会破坏水生环境。”


“当河流承载量减少,也可能导致闪电水灾。”


报告称,在最坏的情况下每年流入河中的沉淀物是1万4400公吨,或1440万公斤。

因此,环评的减害方案包括建设“沉淀湖”(Sediment Pond)及地上水管理(runoff management)的设施,确保流入河中的水符合特定标准。


矿场所排出的水流会汇入格蜡河,随后流入彭亨河,河流下游是巴都恩布滤水站。


对生水品质无显著影响


此采矿计划的附近是格蜡河(Sungai Kerak)的支流,而格蜡河往东流6公里,再汇入彭亨河。彭亨河下游则有巴都恩布(Batu Embun)的滤水站。


环评报告认为,巴都恩布採水的地点距离采矿地区有20公里之远,而在妥善落实减害措施的情况下,预计不会对生水的水质造成任何显著影响。


然而,沿着彭亨河流及支流的奎笼养鱼,是瓜拉淡美岭村民的主要经济活动之一。

环评报告指,当地许多村民在淡美岭河(Sg Tembeling)、哲莱河(Sg Jelai)及彭亨河中养殖巴丁鱼(Patin)及罗非鱼(Tilapia)。


惟环评报告仅强调,采矿计划的方圆5公里并没人居住,也没有任何水产业活动,并详细研究相关影响。


这项采矿计划的环评报告,从5月31日至6月29日开放让公众查阅,并提出意见反馈。


沿着河流以奎笼养鱼,是彭亨瓜拉淡美岭的村民的经济活动之一。


此前,马来西亚政府曾在2005年的《国家规划蓝图》中设下目标,准备把碎片化的中央森林脊柱重新连接起来。


大马政府随后也推出“中央森林脊柱大蓝图”(CFS Master Plan, CFSMP) 及“全国老虎保育行动计划”(National Tiger Conservation Action Plan, NTCAP) 等等计划。

2014年,大马政府也在全球环境基金(GEF)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协力之下,推展“中央脊柱森林加强连结计划”(IC-CFS)。


事实上,彭亨土地及矿务局在批准采矿执照所附上的地图显示,宋森林持续遭撤除森林保留地位,获得州政府允许开发的情况,并没有停下来……


彭亨土地及矿务局的地图显示,宋森林保留地持续有不同区块遭开发。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