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ai Hui Wong

左手承诺,右手索回?华巫共居的双溪查力开村史

本文最初刊于《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40320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彭亨州政府可谓左手承诺给予土地,但时隔四十年后却“变身”与财团联手,右手又向村民索回所谓“无地契芭地”。

彭亨州政府透过彭亨农业发展机构与彭亨皇家榴莲集团联手索回无地契芭地,惟劳勿县数百无地契榴莲农拒绝就范,双方仍然僵持不下。


不过,玩味的是,部分无地契农民其实在1978年彭亨农业发展机构(PKPP)的前身——“彭亨农业发展局”(LKPP)计划下迁入此区,当时彭亨农业发展机构甚至曾承诺发给土地。


换言之,彭亨州政府可谓左手承诺给予土地,但时隔四十年后却“变身”与财团联手,右手又向村民索回所谓“无地契芭地”。




《当今大马》走访劳勿双溪查力重组村(RPS Sg Chalit),采访了80岁的前村长莫哈末阿力(Mohamad Ali)及多名村民。


年过80岁莫哈末阿力,自1979年开始担任村长超过10年。他告诉记者,这个村子最初是政府为了国家安全因素所组成,参与计划的村民是政府安排“眼线耳目”,协助观察深山里的马共动静。


与此同时,他与多名村民都宣称,彭亨农业发展机构当初承诺发给每人2英亩的土地耕为条件,号召人们进驻这个村子。


莫哈末阿力也说,他当上村长后,曾为村民争取政府当初承诺的土地合法权,不过迄今部分村民获得地契,部分却仍然没有。


“彭亨农业发展局已经说好了,给我们2英亩土地。但是后来我们向他要求(合法地契),他最初都不给我们。我说,你不能这样,你已经承诺了。”


“如果你当初没有承诺(给村民土地),我们都不会进来这里了。”他接着描述1970年代这里仍是一片森林,而军警对抗马共的时期其他人都不敢入山。



1978年因国安原因开村


彭亨农业发展机构的前身“彭亨农业发展局”是在1969年于《彭亨紧急状态法》 (Enakmen Darurat Pahang (Bil 2) Tahun 1969)下设立。其官网也记载了这段开村历史。


“由于1970、1971年发生大洪灾,加上共产党仍然猖獗,彭亨州政府农业发展局受委负责推动更多社区计划,即水灾重组村计划(Rancangan Penempatan Semula Banjir, RPSB)及安全重组村计划(Rancangan Penempatan Semula Keselamatan, RPSK)。”


另外,政府的开放数据也显示,双溪查力重组村是1978年彭亨农业发展机构设立的“安全重组村”,最初的参与者共有128人。



华巫村民共同开芭


双溪查力村的居民包含华裔及巫裔,村子在几座山峦旁边,而村民开拓的芭地就在这几座小山丘上。如今,许多当初开拓的种植地已经交由第二代负责打理。


整个彭亨总共有4个这样的安全重组村,其余3个地点位于立卑县,这些村子的设立年份在1977年至1979年之间。


这份政府资料中,立卑县的另外三个安全重组村皆有列明了种植土地面积,不过只有双溪查力村显示“没有土地”(Tiada lot)。


前村长莫哈末阿力也说,虽然政府当初允诺发给2英亩的土地,但部分村民确实开垦了周围的其他荒地。他解释说,其实村民的想法很简单,开芭就只是为了讨生活。


“开地只是要找吃嘛,不论华人还是马来人都是这样。还有位子,就开啦!这里没有其他人会进来,都是这里的人而已。就去开芭啦,开了可以种榴莲、椰子、可可,什么都可以种。”



曾绘制芭地位置并编码


记者到访的那天是8月24日,也是州政府正式收回无地契芭地。村民聚集在村里的杂货店门前,争相地控诉政府食言。


“我们为什么你给了我们,现在又要拿回去?不给我们合法的土地权(Tak diberikan nama hak milik)?”一名第二代开芭者莫哈末理扎(Mohd Rizal Mohamed Rusli)说道。


“……我们认为,现在这里起来了,人家才要这片土地。要赚钱这么容易吗?不容易的,我们不会给的,因为这是我们的权益!”




莫哈末阿力也提到,村民曾集资请人前来测量土地面积,并画好各个村民的芭地位置,也为土地编码。理扎则告诉记者,彭亨农业发展局后来曾复印这些地图,并送到土地局。


无论如何,村里部分的村民后来已成功申请到地契,有者却始终没能拿到地契。访问当日,居民也向记者展示,当初已绘制和编码的地图。


另一名65岁的拓荒者莫益沙(Mat Isa Salleh)则感叹道,当初辛苦开垦的土地,如今若任由财团拿走,村民仿佛丢失了数十年的辛劳。


“如果给那个公司拿走了,我们就回到了1980年代,我们就辛苦了。”


《当今大马》已尝试联系彭亨州政府已寻求回应。



进入无地契芭地的主要通道位于双溪查力村的泊油路尽头,同一条道路也通往部分有地契的芭地。


8月12日,彭亨皇家榴莲公司曾把安检舱房运入准备设置路障,此举惊动了当地村民。


一名村民随后在8月23日到警局报案,指该公司在未通知村民及村委会情况下欲设路障,影响村民的採集工作和造成不安。


无论如何,彭亨皇家榴莲公司昨日发文告亦指出,该公司人员8月12日遭农民口头骚扰和辱骂,因此也已报案处理。


财团获大片土地租赁权


彭亨州是马来西亚榴莲出产最多的州属,而劳勿县的榴莲产量占整个州属的近8成。彭亨州政府估计,劳勿的无地契榴莲芭有1万1000英亩(约4452公顷)。


不过,彭亨州政府6月24日已将面积5357英亩的土地租赁权及使用权,颁给了RPDR-PKPP公司;此前也宣告8月24日开始正式收回非法种植地。


迄今,5357英亩的土地确切的位置及边界尚未公开,因此难以断定受影响的确切农民人数。当地农民组成的“抢救猫山王联盟”估计有数百至近千人受影响。


这家公司是由彭亨农业发展机构(PKPP)与“彭亨皇家榴莲资源有限公司”(RPDR)联营;前者是政府法定机构,而后者则是涉及彭亨皇室成员的私人企业,该公司主席就是国家元首的女儿伊蔓阿妃赞(YAM Tengku Puteri Iman Afzan Al-Sultan Abdullah)。


尽管农民抗议以不平等条约剥削他们,RPDG在8月22日透过《马来邮报》专访驳斥指控。反之,它强调这是一项”双赢”的无地契榴莲种植的合法化计划。


RPDG也指出,州政府颁给旗下公司的土地有约30%的面积遭人侵占。该公司也表示,透过“合法化”现有的无地契榴莲芭,能有效“制衡”外国人士对榴莲价格的操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