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Kai Hui Wong

嘉玛“领军”以银弹强攻,黄瑞林艰苦守适耕庄

本文原刊载于《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23436


【大选前哨】


雪州西北部的适耕庄原本是个恬静渔米之乡,自从行动党的黄瑞林在2004年中选为适耕庄州议员后,他大力推动适耕庄转型,如今适耕庄已成为都市人周末及假日休闲的旅游胜地。


从瓜拉雪兰莪前往适耕庄,首先将看到一个拱门牌坊,挂着黄瑞林双手比“赞”的肖像布条。但随着选举季节来临,如今国阵天秤旗帜已满满地覆盖整个牌坊乃至黄瑞林的肖像。



适耕庄是大港国席下的两州席之一。另一个州席则是双溪班让。


黄瑞林已在适耕庄连续中选三届。然而,黄瑞林在2004年及2008年仅是低空飞过,只分别以344张及190张多数票险胜唯一对手——马华。


2013年大选,在全国反风猛吹下,黄瑞林的多数票增至2239票。


嘉玛率军猛攻适耕庄


本届大选,国阵派出马华新人李奕渊攻打适耕庄。不过,整场选战,看起来更像是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尤诺斯对垒黄瑞林。


进入竞选期以来,农村及渔村狭小的道路间不断见到一队车队,为首的黑色四轮驱动车贴有国阵大港区一国二州席候选人肖像。嘉玛就在车队中率领李奕渊、大港国席候选人布迪曼与双溪班让州席候选人英蓝(Mohd Imran Tamrin)走访各个村落拜票。



在嘉玛领军下,国阵在大港一国二州席大洒银弹,不仅有一贯的宴请与抽奖,更是毫不避忌地派发高达2万5000令吉的现金奖,还承诺海口渔民若国阵胜选则可获得2000令吉,竭力争取村民支持。


在国阵猛攻,加上伊党加入战局形成三角战下,黄瑞林已急呼选情告急。


希盟也察觉到适耕庄选情不妙,迄今已办了至少两场大型演讲,以求稳住选情。


黄瑞林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宣称,在国阵银弹攻势下,他的支持率已跌到45%,极有可能败选。


“我现在处在非常艰难和紧急的关头,我能做的就是呼吁游子回家投票,拉高投票率,我才可能过关。否则的话,真的很难很难。”


马来支持远落后国阵


看回上届大选,黄瑞林主要在华裔区获得显著支持率,在马来区则远远落后国阵。


举例而言,黄瑞林在几乎全数为华裔的Sekinchan Tempatan(SiteB)投票区得到近八成选票。但他在马来人为主的Sungai Leman Bendang Selatan投票区则只有不到两成得票。


在一些马来选民为主的投票区,如Sungai Leman Bendang Utara及Sungai Leman Bendang Tengah等,黄瑞林则表现不错。但行动党与伊党决裂后,黄瑞林可能会失去这些马来支持票。


本届大选,伊党候选人莫哈末法兹因(Mohd Fadzin Taslimin)的竞选极为低调,只有党旗与看板,但却几乎不见人影,而媒体也无从联络上他。

虽然如此,黄瑞林认为,伊党在此区的基本盘约有1200至1500票,伊党参战肯定会分裂在野党的马来票源。


在选区重划后,适耕庄的华裔选民已从原有的57%下降到53%,而巫裔选民则由39%增加至44%。


不若华裔选民多数聚集在小镇或田边的村落,适耕庄的马来选民住处大多零星地散布稻田或渔村之中,拜访选民的工作更为困难且耗时。


马华候选人李奕渊虽然是政治新人,但在嘉玛穿针引线下,他勤于进入各个马来投票区,每日至少可会晤数百名至超过千名马来选民。


此外,嘉玛也在马来村落举办大型活动,现场除了有免费食物及丰富的幸运抽奖,也有歌手演出,吸引了大批马来选民前来参与,而李奕渊也借此机会拜票。


海口渔民转为挺国阵


根据黄瑞林计算,若他能获得80%华裔支持,加上至少30%马来支持,则能保住适耕庄。


但他补充,投票率必须达到80%以上,否则如果投票率落到65%,他就可能败选。


适耕庄的东侧是大片的稻田及农村,而西侧则是海口渔村。依据上届大选数据,黄瑞林在农村的支持率较高,而在渔村的支持率则有危机。举例而言,黄瑞林在Sekinchan Tempatan(SiteB)投票区得到近80%得票率,但在海口渔村的Sekinchan投票区则仅有65%得票率。



渔民主要是不满,自从适耕庄一跃成为著名旅游区后,渔民生活不仅没有改善,还受到干扰。


渔民陈文博的渔寮就坐落在旅客经常聚集的热浪沙滩旁边。他抱怨,适耕庄变成旅游区之后,附近的塞车问题造成村民困扰,而沙滩旁的小食摊引来野狗群聚也让他感到不舒服。


“发展成旅游区是对于经营海鲜楼及做生意的人就比较好,对我们渔民其实没有什么帮助,我们大部分的鱼都是直接运到吉隆坡大巴刹去批发,很少在这里零售。”


适耕庄海口渔村紧靠马六甲海峡,这里华裔渔民多数以大船拖网捕鱼,而巫裔渔民则多数是浅海渔民。深海渔民出海捕鱼若不慎误闯印尼海域,将面对印尼政府逮捕及监禁。


近几年,数名适耕庄渔民即在印尼被捕。随后,在国阵联邦政府斡旋下,这些渔民才得以返家。


国界及海域问题不属于州议员的职权之内,黄瑞林无力为渔民解决此事。另外,渔船柴油津贴也由联邦政府所提供,亦不在州政府职权之下。


国阵斡旋下渔民获释



然而,陈文博(见图)表示,黄瑞林至少要前来慰问渔民。


“他(黄瑞林)做不到东西没关系,至少来问候一下我们,我们也会高兴。但他完全没有,那我这张票投你来做什么?”


陈文博坦言,自2004年开始,他每届选举都投给黄瑞林,但他本届心意已决,准备把票投给国阵。


他认为,国阵更能解决渔民所面对的问题。


2016年大港补选期间,适耕庄渔民蔡利得与王志勇在印尼获释返国,嘉玛等国阵领袖安排媒体采访。当时家属高举大字报,写着“嘉玛谢谢你,渔民问题不离不弃,你是最棒的”。


无独有偶,本届大选前夕,国阵也在适耕庄举办类似活动,欢迎另一名渔民谢家章从印尼监狱获释返国。当时,原任大港国会议员布迪曼向渔民强调,唯有国阵能解决类似问题,借此呼吁选民支持国阵。


本届大选,嘉玛在演讲致辞中也经常强调,若渔民在印尼被捕,只有国阵才能协助渔民。


陈文博告诉记者,这三名渔民获释过程因为广邀媒体采访,因此才引来特别关注,其实渔民被捕的事件层出不穷,而渔民早有一套“私下解决”的管道。


“渔民被印尼政府逮捕是很常有的事情。我们多数时候找(联邦)政府,或是自己私底下找‘介绍所’帮忙解决。”


无论如何,国阵积极关心海口渔民,已赢得当地不少渔民的支持。《当今大马》访问的5名渔民全数心向国阵,且对布迪曼赞誉有加,并因而连带支持李奕渊。


物价高涨引来不满


适耕庄发展成为旅游胜地之后,当地居民不仅塞车,还面对物价飙涨的问题。70岁的适耕庄B村村民“甜甜”(化名)说:“现在啊,时常塞车。本来渔村吃鱼没有这么贵的,外面旅客来抢抢一下,现在被抢得很贵。”


甜甜坐在国阵大型演唱会的现场吃着免费自助餐。她告诉《当今大马》,其实她向来都是行动党的铁杆支持者,本届选举她会“这边看看,那边听听”之后再做决定。


尽管如此,一些适耕庄选民依然会支持行动党。


73岁的农民陈王生(化名)住在国阵及希盟竞选行动室对街,他躺在摇摇椅上观望着两大阵营竭力备战。他告诉《当今大马》,国阵洒银弹的竞选方式令他反感,他的家人全都心意已决,继续支持黄瑞林。




56岁皮匠莫哈末马岩(见图,Mohd Mayan Awang)则告诉《当今大马》,他认为物价高涨并不应归咎于旅游业发展,这应是令吉贬值及国家经济衰落所做造成的问题。


“其实,这里的物品要卖多少钱, 都是商家决定的,我们不能怪黄瑞林把这里变成旅游区。”他边说边打磨着手中的皮革。


莫哈末马岩年轻时曾经离开家乡到城市打拼,恰好在黄瑞林当上适耕庄州议员的隔年返乡,在适耕庄开起自己的皮革小店。


他认为,适耕庄发展旅游业之后,创造更多机会让青年回乡。他相信,随着资讯的发达和时代更迭,适耕庄年轻选民有更好的判断能力。因此他认为本届大选黄瑞林仍会胜出。


纵观希盟在雪州原本掌握的州议席,多个议席上届大选都仅以10%以下的多数票险胜。


举例而言,新古毛多数票仅有1702张(或9.4%)、依约739张(或3.96%)多数票、淡江2881张(或6.24%)多数票、摩立766张(或2.28%)多数票、双溪比力1972张(或8.3%)多数票。


随着伊党与希盟决裂,本届大选雪州各地爆发三角战。正当希盟踌躇满志要入主布城之际,若不留意将输掉雪州边缘选区,进而威胁雪州政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